Abnormal

九,十,十一

第九章
纳桑尼尔
当我醒来的时候,似乎已经是夜晚了,那个埃及男孩趴在我的身边,紧紧的抓着我的手不放,好像很害怕我从他身边离开。
我不是很懂,毕竟我不认识他。
昏暗的壁灯光打在他的脸上,使他的皮肤变得像一种蜜糖,我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
我没想到这样他就醒了。
“你醒了,你要不要去洗个澡,你身上出了好多汗。”那个男孩笑着问我,但看似满不在乎的眼底却流露出慌张。
“你在慌张些什么?”我问他,说完我就后悔了。
他猛地抬头,刚想说什么,我又说,“没什么,浴室在哪里?”
他给了我一套换洗的衣服,然后只给我了浴室的方向,我就去了。
我泡在浴缸里,水温刚刚好,这让我疲惫了一整天的身体放松了不少。我一直在想,那个男的到底是谁,可是我一直都想不起来,我的脑子一片空白。
天呐。

第十章
巴谛魔
我一定是在做梦吧,他竟然在我旁边的浴室里面洗澡。
在明白了自己的心思之后,我不禁想,纳桑尼尔白皙的躯体,纤瘦且十分少年的躯体。他的身体通直纤长,肩膀圆润的弧度和背后蝴蝶骨的尖锐让我心惊,矛盾产生美感,不是吗?更何况,魔鬼本来就是享乐主义。向下,窄窄的腰身似乎一只手就能握住[1],骨节不明显的手臂垂在大腿两侧,水珠从轻颤的睫毛滑落,眼睛睁开……瞪了我一眼……
完了完了,偷看被发现了[2]。
下一秒,我的男孩,纳桑尼尔从浴室里冲了出来,我只能看见一小块光滑的肌肤上粘腻的水珠,和还是湿漉漉的头发。浴袍不够长,他的小腿从下摆伸出来,绷紧的弧度让人心动,粉色的脚趾圆润可爱,就这么踩在地上……
哦,不。
我得想办法把视线从他身上挪开。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太久没有看见他了,我没办法控制我的眼睛。
托勒密的眼睛死死盯着从头发上滑下的水滴,一路穿进了纳桑尼尔浴袍宽大的领口。
我捂住了脑袋。
天呐。
[1]: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2]:我只是稍微收敛了一点。

第十一章
凯蒂
终于,他们见到了。
我的心中一片释然。
我一直认为是我的固执拆散了他们,但……
谢天谢地,他们总算在一起了。
只是……
楼上的声音不能小一点吗?我的身体虽然是个老人家,但是我的内心还是个孩子啊。

七八两章

第七章
纳桑尼尔
这里是哪?
纳桑尼尔在黑暗中行走着。
一间破败的孤儿院出现在他眼前,一个苍白的小男孩蹲在门口哭泣,他走过去想要安慰他,他却消散了。纳桑尼尔继续向前走着,那个男孩出现在了一间小阁楼里,地上有着五芒星,纳桑尼尔笑了笑走过去,那个男孩脸上却呈现出一种诡谲的笑容,对他说:“回去,这里不属于你,回去……”在一阵阵晕眩中,他的意识回归身体,轻轻摇了摇脑袋,看着周围环境,与他住处没有一丝相同。他想,这是哪儿。
他看着五芒星中互相抵着头的人和魔鬼[1],他们相互拥抱着,那个老太太在第七界层中相当漂亮,头发像火焰一般舞动,而那个魔鬼,哦,显然是我从湖中救上来的那个,但是他为什么要带我来这儿,那个女的是他的爱人吗?为什么我的心脏在抽搐着,有点难受,这不应该是我的意思,为什么?
[1]:这是直觉,而且他身上有灵髓的味道。

第八章
巴谛魔
他醒了,但不知怎么回事,我的眼里渗出了生理盐水,我很想像以前那样调侃他,但我发现我做不到,我只能无助地抖着手。在他思考的时候,我冲上前用力的拥抱他,生怕他像沙子一样从我手中流失,我并不想这样。
纳桑尼尔睁开迷蒙的双眼,瞳仁出现一丝波动,眼眶却红了。他挣开我的怀抱,抱着头,仿佛小时候做错事的他,苍白而无力。
我动了,抬他的下巴,把他含着水雾的双眸对着托勒密深邃的眼睛,吻了下去[1]。一个深吻下来,他的耳朵微微泛红并小声地抗议着,却并不抗拒。他的双手一开始还在使劲的推搡着我,后来就只能软绵绵的搭在我的双肩上。
我拉过他的身体,轻轻向后面的沙发倒下去,看了一眼石化的凯蒂,有些不悦,不过她已经很识趣的出去了。我把我的男孩拉向我,与我一起倒入柔软的沙发中。感觉到他似乎有些窒息,喘不过气,我翻了个身,把他压在身下,他睁大了眼睛。但当我的手抚上他的腰,他的眼皮已经合上了,睫毛还在微微颤抖着,口中念叨着,巴谛魔,巴谛魔。也许是累了,他很快就睡着了。
晚安,纳桑尼尔。我搂着他,仔细地观察着他的睡脸。
他似乎比几年前瘦了,白了不少。他的睡姿没有变,还是像以前那般蜷缩在母亲的怀里的孩子式的姿势,我抱紧了他,他往我怀里缩了缩,这让我十分开心。
不管怎样,他总算是回到我的身边了。
[1]:我坚信,这是他的初吻。

第六章
巴谛魔
我坠入水中,呛了几口水,隐约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向我游过来,他帮我包扎好伤口,并把我带到了地面上。不知为什么,我在他身上闻到了灵髓的味道。我挣扎着睁开眼,刚适应了刺眼的阳光,就看到他向后倒去。我的身体不受控制般的拉住他靠向我。[1]他的身体因为浸泡在水中而发冷,浑身颤抖着。他的皮肤苍白不带一点血色,他的嘴唇温存地吐出气息,叫出我的名字――巴谛魔。
我吓了一跳,为什么他知道我的名字。我腾出我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撸开他湿透的额发,他的面容一下子清晰了。那一刻,我的脑子一片空白。高挺的鼻梁,浅色的细密的睫毛,显得有些刻薄的嘴唇,一切都是那么熟悉。我抱紧了他,生怕他从我手中逃走,他颤动的睫毛就像羽毛挠着我的心,又像爪子一般在胸口留下深深的烙印,我不知道除了抱紧他我还能干什么。托勒密眼中的泪水流出,我又找到你了,我终于找到你了。
他的嘴里虚弱地吐出字眼,我的心内疚极了,我为什么没有早点找到他。
纳桑尼尔。

我呼唤着凯蒂,她显然已经从昏迷中醒来,她回应了我,并把我连着纳桑尼尔一起带回了伦敦郊外的小木屋里,那是她的住所。
“我回来了,凯蒂。”我说着,看向怀里的纳桑尼尔,他无意识地将头埋在我的手臂弯中,眉头紧蹙。我伸手召唤了火灵,将他身上烘干,见他放松了不少,就把他放在一旁凯蒂的躺椅里。
“真的是他吗?我终于见到他了,谢谢你,巴谛魔,我的心愿也了结了。”凯蒂抹着眼中的泪水,将五芒星的束缚减弱了不少,让我可以再次碰到她,“我答应你的,不是吗?”
“我不知道,我明明可以召唤其他魔灵的,但我只想到了你,虽然你总是满不在乎,但在我提到他时却缄口不语,这证明了什么,你是爱着他的,爱着纳桑尼尔。”凯蒂的话一下子将我打入深渊。
“我……你不知道,我想找到他,我想问他当初为什么驱散我,我想要触碰他,抚摸他,甚至……”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魔鬼总会在关键问题上顺从自己的真心。
“放松,巴谛魔,我知道,他现在已经在这儿了不是吗?”凯蒂把她的头抵在托勒密的额头上,安抚着我。
“可我没办法,”我听见自己的自言自语,“我怕我会伤害到他,我不想再经受一次分离了。”
“可你总得告诉他呀,他会理解的。”
“唔,这是哪里?”一声呻吟传来,我和凯蒂维持着头抵头的姿势,齐刷刷的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糟糕。我嘀咕了一声。
纳桑尼尔醒了。
[1]: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连个标题都没有😭

第五章
纳桑尼尔
那天早上,一切都是那么平和,阳光灿烂,直到一个重物掉进了我屋前的绿洲里,我放下手中的书[1]。时间仿佛变缓了,也许暂停了,像是命运在提醒着我,这个东西对我很重要,我踏进绿洲,想了想,脱掉身上的衣服,潜入水中,游向那个东西。
它竟是一个人,一个埃及男孩!我把他推出水面,平放在沙土上,头上并没有伤口,只有手臂上和后背有一只箭形成的贯穿伤,我将手边干燥的衣物撕开,包扎好他的伤口,顺手把自己的額发撇到一边。
当我看到他的面容,我惊住了,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他,脑袋疼痛欲裂,像是要爆炸一般,我禁不住扶住了额头,一道白光闪过,我向后倒去,以为要摔在地上时,却倒入了一个瘦削又温暖的怀中。
“巴谛魔。”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我的身体就自动喊出了那个似乎叫了无数遍的字眼。
我昏了过去。
[1]:只是一本书而已,讲如何在沙漠里种花

原著很好看哦(´-ω-`)

第四章
巴谛魔
一阵晕眩传来,我又被人召唤了,哦,肯定是凯蒂,她仍不放弃让我寻找纳桑尼尔,她不相信他已经死了,也许她对承诺比较执著,但她已经老到不行了,她曾经让人迷恋的深色直发变得灰白,脸上的皱纹也比上次我见到她时多了。[1]哪怕她的脾气还是那么倔强,嘴巴还是那么尖利,也掩饰不住她快要死去的事实。
她的魔力也快没了。
我在一阵烟雾中现形,抬头对凯蒂无所谓地笑着,却看到她脱力般地向后倒去,说出她的命令(请求),虽然我已经听了无数遍了,但是我还是很感激她的不放弃,把我召唤到人界,让我可以去找他,我的前一位主人――纳桑尼尔。

我在天空中飞翔,背后有几片羽毛被狂风刮下,我低头在地上张望着,这两年,我去了英国各地、美国甚至是托勒密的故乡――希腊,但还是无济于事,我也快放弃了,但是凯蒂仍坚持让我去找,这次,我去埃及,希望能找到,不然我就会丧失信心,待在异界在意不出来。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一支箭“咻”地一声插在我的翅膀上,我的灵髓有些疼痛,回头一看,糟糕,这支箭的箭头是银做的。
“该死!”我暗咒一声,变回托勒密,坠入下方的驴子中的湖里,“希望湖边有人能救我一下,我一定会报答他(她)的。”
[1]: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真的比以前老了好多。

第三章
巴谛魔
我从来没有想过他会以跟托勒密一样的方式保全我,我本想说出自己对他的看法,但我们分开之前,我们的意识和目的紧紧重合在一起,我想他一定听得到:“纳桑尼尔,你也一直是一个好主人。”接下来,我的灵髓扭曲,散开,我被异界拖走了,我眼前的最后一幕,就是纳桑尼尔用力折断手里的魔杖,脸上带着我只见过几次的明亮而温暖的笑容。他在想着谁呢?我多想他是想着我,哪怕一小会儿,但是……唉,他肯定是想着被他推出危险的凯蒂吧,那个小时候打了他,长大后却救了他一命的率真的女孩。我承认凯蒂不失为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但不知为何我的心情有点难受。然后他向后倒下,倒在我已经消失形体的手臂下,我,已经无法拥抱他了,只能任由血迹才他的各处流下,划过每个我熟悉的地方。
爆炸了,白光吞噬了这片土地,奴大也死了[1],他拯救了普通人和魔法师们。他的名字也会被记载于法史之中,以约翰-曼徳雷克之名。
只有我记得,多年前他还只是个名叫纳桑尼尔的苍白的小男孩。
就连凯蒂也不知道。
[1]:奴大死了我是从其他魔鬼那里听来的,不愧是我的主人。

第二章
凯蒂
他死了,纳桑尼尔死了。
我忘不了他当时跟我说的每一句话,所谓的护符会吸收灵力影响作战什么的,根本就是假的,他早就抱着必死的心。
这几年来,我一直试图从召唤来的巴谛魔那里询问那时的情况,但是他总是闭口不言,我不得不驱散了他。
“纳桑尼尔……”我叹着气。
我一直靠着微少的魔力四处寻找着他的踪迹,我不相信他会死,他答应过我他一定会回来的。可如今,我的年龄逐渐增大,且老化的速度比常人快许多,我想也许我快死了,我动了动虚弱的手臂,“可是我还是没有找到你。”
我支撑着从躺椅里坐起,再次召唤了巴谛魔,一阵晕眩传来,我的头再也支撑不住,昏了过去。昏过去之前,我好像看到了那个埃及男孩站在五芒星的中央,满不在乎地笑着。
“去找纳桑尼尔。”我说完,陷入了黑暗之中。

老早的产物,当时写在本子上,有人想看,现在翻出来了

第一章
纳桑尼尔
我是纳桑尼尔,应该是这个名字,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认为,但我的意识里一直有一个声音,沙哑却又带着说不出的韵味,他呼唤着我:“纳桑尼尔……纳桑尼尔……”我的头发是泛白的金色,长长的垂在耳边,镜子里的我苍白脆弱,脸上兀自挂着两行泪痕。我不懂为何会流泪,毕竟我什么也记不得了。
我只记得那个声音。

当我在这个村庄苏醒过来时,据当地人说我手上握着一截破碎的魔杖,所以我之前应该是一个魔法师,可能遭受了仇敌的袭击,才流落至此。为此,我也曾尝试召唤一些小型的恶魔,都成功了,当地人崇拜地看着我,并让我住在了村里唯一的绿洲[1]旁边。
然后我就在这儿住下来了,我对这里的环境非常满意,我甚至有些感谢我的仇敌,也许他还在与他人争夺地位或金钱,而我在这里悠闲地生活着。
但我仍想知道那声音是谁,还有梦境尽头那一抹淡薄的微笑。为此,我启用了属于魔鬼的能力,不知何时在我体内的灵髓。可以看到七个界层,帮助当地人,看哪些人是善良的,哪些人是邪恶的,我在这儿生活了两年,也许我并不属于这里,所以我至今没能想起以前的一丝一毫。
(除了那声呼唤,以及……笑容)

我不想任何人来打扰我,这样就好。
[1]: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因为那所谓的绿洲,也不过是一方只要火灵吐个火球就会被蒸干的小池塘。
[2]:我也是从书上看到的,这样看十分方便。

¥189.00

购买链接

网易LOFTER x 步履不停“我们有病”联名合作系列假两件刺绣连衣裙(预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