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normal

有谁看过这本书吗?

也许 正文 13,14

人物ooc

十五
鹿代轻手轻脚地走过去,伸出手想要触碰那近在眼前却又遥不可及的脸庞,突然“咻―”的一声,他的手被抓住了。
忍者的警觉性,我爱罗抓住了“偷袭”的人的手,并把他压在了腿下。
“舅舅,是我。”鹿代艰难地发出声。
在看清是鹿代后,我爱罗明显松了口气,放开了他,重新坐会椅子里。鹿代整理了一下衣装,踱步到我爱罗面前,“那个,舅舅,刚才不好意思,你没有生气吧。”
刚才?
我爱罗眼神暗了暗,“刚才你是……”
鹿代脸红着打断了话题,“不不不,没什么没什么,我只是有点心急了。”
“没关系,”我爱罗转过椅子,不愿看着鹿代讲话,“年轻人,我懂的。”
鹿代暗自松了口气,还好还好,舅舅没有生气。却没有想到,两个人之间不讲清楚,误会越来越大。
我爱罗没想太多,鹿代早晚有一天是要娶妻生子的不是吗?自己还在妄想着什么,真是可笑。
想着想着我爱罗摇了摇头,“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你可以回去休息了。”
“好的,舅舅,那我走了”鹿代挥挥手。
十六
“风影大人,有你的密函。”
我爱罗接过信件,看到信的署名感觉就像阳光照射下来。
致我爱罗:
三日后将来拜访。
                   漩涡鸣人
我爱罗微笑着眯起了双眼,三日后啊,希望是个好天气。
…………
三个平静的日子过去了。
这天,我爱罗早早地站在村子门口等待着什么人。
鹿代站在我爱罗的身后翻了翻白眼,心想是谁要舅舅劳师动众一大早跑到村子门口去接。
但是,看到远处飞奔过来的黄色人影时,他就明白过来了,除了七代目鸣人大人,还有谁呢?
“我爱罗!”鸣人挥挥手,灿烂的笑容时隔多年还是让人觉得闪瞎了眼。(哈哈哈)
我爱罗走上前,给了他的老朋友一个拥抱,“最近好吗?”
“恩,没有什么大事。没有我处理不了的事。”
“鸣人,鼻子要翘到天上去了哟。”我爱罗无奈地笑了笑。
好友的到来转移了他很大的注意力,毕竟最近烦心的事有点多。
两人并排向前走,鹿代在原地看着鸣人与舅舅之间的互动,心里不是很好受。又反复安慰自己,鸣人大人是舅舅的老朋友了,这样没什么大不了的。
“呼”吐出一口气,鹿代追了上去。

分享米津玄師的单曲《MAD HEAD LOVE》: http://music.163.com/song/27876664/?userid=294144441 (来自@网易云音乐)

溯洄 五

5。
自己,到底该怎么办?
阿飞站在树杈上,躲在阴影里,看着中央草坪上的三个人,卡卡西,琳,还有……水门老师……
那些他早已抛弃,也不得不抛弃的人们,活生生地出现在他眼前,像是在提醒他不要忘记过去,忘记他所犯下的错。
但是,在这个时候他们都还活着,如果不是自己……如果不是因为自己那莫名的仇恨,他们也不会……
水门老师……如果不是因为他释放了九尾,他和师母也不会……
唉,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可以后悔的呢,自己能做到的,只有竭力阻止这一切。
“什么人?!”一个声音响起,跟随着一把形状奇怪的苦无,那是阿飞最熟悉不过的飞雷神!
该说自己反应迟钝还是警惕性太低呢。
阿飞动手结印,飞身到位于他下方的卡卡西身边,揽住他的腰,一带,就把少年人纤瘦的身躯带走了。
波风水门紧跟身后,“放开他,你有什么目的!”
“我没有什么目的,阿飞只是想要卡卡西。”
“什么,卡卡西哪里惹着你了吗?卡卡西!?”
“要说他哪里惹着我了,就是他长的太漂亮,阿飞的魂都被勾走了啦。”阿飞一手揽着卡卡西,一只手还不忘捧住脸做娇羞状。
“什么???”水门老师一脸被遭雷劈的表情。
“你这个笨蛋放我下去。”
“不要,放了你,你就跑了。阿飞才不要放手。哼。”
废话,我不跑我有毛病啊。
卡卡西在内心吐槽着。
“等等,你的手在摸哪里,放开……”卡卡西突然觉得腰上的手动了动,还在乱摸。
对此阿飞表示很无辜,他只是想要把卡卡西往上送一下,毕竟有点滑下去了。
“那个谁,是叫阿飞,对吗?先把卡卡西放下来如何,既然你不会伤害他,不如我们坐下来谈谈。”
阿飞站定,“不行,卡卡西被你们抢走了我怎么办?”
“不会的。”老师表示很无奈。
“不会吗?”
“真的不会。”
“那好吧。”阿飞一脸不情愿地把卡卡西放在地上。卡卡西下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踢了阿飞一脚,当然,脸是铁青的。
阿飞十分委屈。
这时,树林里传来了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的声音。过了一会儿,他们出现了,是琳和……阿飞在看到男孩的相貌的那一刻瞳孔一缩,卡卡西只看见一片残影,男孩已经被阿飞踢了出去,狠狠地摔在了树上。
水门老师还没有反应过来。
“带土!”琳冲了过去。
“琳!”卡卡西喊着,“别过去!”
阿飞站立在带土面前,面色阴沉,有力的手紧紧掐着带土的脖子,带土无力地握着阿飞的手臂,却无能为力,浑身颤抖着。
阿飞凑到带土耳边,轻轻地说,“给你一个忠告,离卡卡西远一点,你会害了他的。”
带土不明所以地摇了摇头。
“哼,不知好歹。”说罢,阿飞掐紧了带土的脖子,眼看着带土的脸渐渐爆红,像是要晕死过去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声,“带土!”
阿飞全身一震,缓缓回头,看到卡卡西朝自己飞奔过来,那一瞬间阿飞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以前,回到自己还是带土的那个时候。
眼前闪过无数回忆,卡卡西,全是卡卡西,自己到底干了些什么啊。
“卡卡西……”阿飞张开双臂,化解了卡卡西手里的忍术,不顾卡卡西震惊的眼神,将他抱在怀里。
老师感到,在感叹阿飞忍术高超的同时,还不忘把带土和琳带离这个地方。
卡卡西,你自求多福吧。
在他们身后,阿飞拥着卡卡西,紧紧的,不想放手。
“你……唔……”卡卡西瞪大了眼睛。
阿飞把他的面罩拉了下来,低头吻住了卡卡西!轻微的水声响起,卡卡西依旧睁着他的眼睛,因缺氧而涨红了双颊,末了,还轻轻地咬了一口卡卡西的嘴唇,“你只能是我的,卡卡西……”
卡卡西不明白,“为什么是我……”还在轻轻地喘气。
阿飞亲昵地吻了吻卡卡西嘴角的美人痣,“因为你是卡卡西啊……”为我痛苦,为我承担,为我失落的,卡卡西啊。

也许 正文11,12

十三
舅舅,他怎么在这里!
完了完了,他不是想要伤害这个女的的,他只是怀疑这个女的想要伤害舅舅,才逼问她的。
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鹿代内心高速滚动着,抱着头跑了出去,所以他也没有看见我爱罗难看的脸色。
而我爱罗是以为鹿代害羞才跑了出去,在感叹孩子长大了的同时,也不得不为自己的痴心妄想悲伤。
两个人内心的距离就像鹿代跑出去的路程一般越来越远。
鹿代面朝阳光,渐渐跑远;我爱罗背朝阳光,全身隐在黑暗中,影子逐渐变长。
也许鹿代永远也不会知道他与我爱罗之间的距离从现在开始就已经存在了,也永远不会知道从我爱罗看到那一刻起,我爱罗的心,就已经死了。
从此,我爱罗不再爱人,不再打开内心的窗户,就如砂隐的沙漠一般,荒凉一片。
可鹿代,并不知道。
十四。
这天晚上,鹿代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看着窗外的月亮,不禁想起下午自己在舅舅面前落荒而逃。
哎呀,太难堪了,平常冷静的鹿代去了哪里。
唉,怎么办……
想着想着,鹿代睡着了,哪怕在睡梦中,他也还是喊着我爱罗的名字。
…………
第二天早上,我爱罗从办公桌的众多文件里抬起头,自己昨天晚上就在这里睡着了吗?看来这件事对自己的影响并没有自己想象的这般无所谓啊。鹿代啊鹿代,我该将你怎么办。
“唉……”我爱罗叹了口气,放纵自己疲惫的身心继续沉醉在梦乡中。
鹿代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他的舅舅趴在文件上睡着了,一束阳光打在他的脸上,长长的睫毛在光中呈现出一种橙红色,连皮肤上细小的绒毛也看的一清二楚。轻微的鼾声,悄悄浮动的床帘,颤抖的睫毛,鹿代觉得他这一生好像都在等待着这一秒,只有眼前的这个人,他下定决心爱的人。




天呐,我在写什么啊啊啊啊啊😱

溯洄 四

4。
卡卡西过了一个非常烦恼的一天,要问为什么,因为阿飞一直跟着他,无论他走到哪里,身后阴暗的角落里总有一个身影。
卡卡西扶着头,斜眼看了一下一直跟在他身后,看见他看过来就赶紧躲起来还自以为他没看到的男人。
他怎么捡了这么个麻烦回来。
“唉……”卡卡西叹了口气,一抬头,阿飞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的身前,“卡卡西,你在叹什么气啊。”
还不是因为你?!
卡卡西劝服自己,“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卡卡西,你可以的,冷静……冷静……”
“这样吧,阿飞亲你一下,卡卡西不要不开心了,好不好?”阿飞装出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凑了上来。
“等…唔……”卡卡西还未来得及反对,那个人已经把魔爪伸向了卡卡西的面罩,嘴贴住了自己的嘴巴,末了还用舌尖添了一下卡卡西的嘴角。
“卡卡西你的嘴巴好干,我帮你舔舔吧。”说罢,阿飞又把脸凑了过来。
卡卡西又岂能让他再次得逞,一拳头早已挥了过来。
阿飞被一拳头打懵了,“卡卡西,笨卡卡,干嘛打我……”带土抬头,看见卡卡西捂着自己嘴,满脸通红,耳朵尖和脖子上泛着大片大片的浅粉色。
“这家伙,是在害羞吗?”卡卡西不管带土,几个飞身,人就消失不见了。
阿飞的大脑皮层中一直闪现着卡卡西刚才的表情,在原地打转,嘿嘿地傻笑着。一旁的老奶奶见了,以为这个男子疯了。
卡卡西,卡卡西,我终于见到你了,终于……
阿飞循着卡卡西的踪迹,跟了上去,励志当一个名副其实的跟踪狂。
“呵呵呵呵呵呵呵……”
空气中回荡着阿飞诡异的笑声。
卡卡西在各个房顶和柱子间穿梭,脸上的红晕还没有消下去,“什么啊,那个人。”
说起来,我至今都还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
算了,最好他早点走,我也不用……
啊啊啊啊啊,好烦。
还有,他的脸,似乎长的有点像……带土……???
等等……带土?!
还是不要理他好了。
卡卡西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向着和同伴以及水门老师的地方而去。
然而,他并没有看到身后的阿飞看到他去的地方时,脸上复杂的表情。
像是怀念,欲言又止;又像是冷漠,对发生的事情无动于衷。

溯洄 三

3。
多年的习惯导致带土在房间里出现脚步声的那一刻就醒了,他假装睡着,一只手用袖子里的刀片悄悄割断了绑住手脚的绳子。
脚步声渐渐接近,一个人的气息慢慢靠近。
那个人打了个哈欠,拖鞋踢拖踢拖的,像是没有睡醒,脚步甚轻。
是个小孩子吗?带土保持着自然的表情,精神却高度警觉。
一只手突然摸了过来,带土一把抓住那只手,反手把那个人摔在不怎么结实的沙发上,沙发不堪重负地发出了吱嘎的声音。在那人摔入沙发的那一刻,两人同时亮出一把苦无,横在对方的脖子上,只是被压制的那个人,也就是房间的主人手中的那一把在带土的神威消失了。
新生的阳光从东边的窗子照进来,灰尘在两人的眼前飞舞着,带土看着身下人熟悉的银色短发,没有带面罩的清秀的脸,以及他记忆中最清晰的嘴角下的那一颗痣。
带土睁大了眼睛,“卡……卡卡西……怎么…你…你怎么?”
你回到的是过去的时间……
琳!?
原来,是这样啊。
真是谢谢你了,琳。
带土脸上的肌肉放松,放开卡卡西的手,表情温柔了下来,看上去没那么凶了。
还是少年的卡卡西,看着身上这个表情多变的大叔一阵无语,“你是谁啊?”
带土从回忆里回过神来,微笑着摸上卡卡西的头发,在发现卡卡西变得警惕的表情后笑得更欢了。
“我吗?我啊……唔……你可以叫我阿飞。请多指教,卡卡西。”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就是知道啊”似乎在认定自己只是阿飞之后,带土的脸皮就厚的一发不可收拾。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硬要说的话,我喜欢你。”
卡卡西呆住了,他不过是捡了个人回家,为什么是个疯子。
“我不认识你,我也不喜欢你。”
“没关系,我会喜欢你的。”
“随便你吧,我要走了,你…不要跟过来!”卡卡西关门,出去了。
带土看着门关上,心里暗暗下定决心,这次,我不会再失去你了,卡卡西。